清修纳言

蔺苏再战一百年

【巍澜】原著向脑洞:一千零一夜

【巍澜】原著向脑洞:一千零一夜


首先,这只是一个脑洞!越想越觉得pp的设定简直是细思恐极,沈老师实在是太虐了好么!过去的一万年里每一世澜澜都是镇魂令主,沈美人每一世都会要和镇魂令主打交道,又不能走近他,只能远远地看着,看着他生老病死娶妻生子,末了还要把澜澜的魂魄收拢好送入轮回,简直是虐飞了!脑补出了一万集高虐狗血剧情,于是……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:


话说自从澜澜拿回了昆仑的身份和记忆之后,每一晚都会恢复一世的记忆,按时间顺序,从上古至今,于是故事从商周神话到古风到近现代可以一网打尽,每一世都可以脑补一个虐飞了的故事,然后澜澜每一晚都会想起来了某一...

2018-06-30

【蔺苏AU】Air 番外六 中

我只想说:沈美人,沈美人,沈美人,满脑子都是沈美人~~~~~~更新是因为等不到沈美人只好来码个字~~~~~~~~~~~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


吃饭的时候闲聊,四个同行又不可避免地谈起了各自手头的事情。吴约兰后天应了首都科技大的约,去做个讲座。蔺晨顺口说什么时候来航校也讲一回呀,当即遭到了母后的拒绝:“你们那儿学员理论素质不行,没啥好讲的,讲了你们也听不懂。”


这蔺晨作为新校长哪里能忍,当即反驳:“我和长苏都是航校毕业的,理论素质哪里不行了?您给我说道说道?”


梅长苏含笑不语,低头...

2018-06-26

【蔺苏AU】Air 番外六 上

 元佑十八年


七月十五日


金陵航校


这一天热闹非常,因为这一天不仅仅是大梁空军建军70周年纪念日,更是他们新校长,大梁传奇飞行员蔺晨少将履新的日子。


蔺晨要来金陵航校做校长,这谣言传了有一阵子了,在校园里传播的速度堪比光速。考入金陵航校的学员,都是以将来做飞行员为目标的,做到像蔺晨那样的飞行员,当然就是目标的至高境界了。学员里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是蔺少将的狂热脑残粉。是以当蔺晨要来金陵航校做校长的小道消息传出来的时候,全校几乎是在同时知道了这个消息,热议了小半个月,直到一周前,这个消息终于被坐实,调令下达,整个学校...

2018-06-26

【蔺苏AU】Air 番外五 下

一直消失的原因除了忙得飞起就是每次都要我绑!定!手!机!号!  纠结来纠结去还是跪了,服了,绑了手机号……所以有些内容我要藏起来了,某些章节消失亲们不要奇怪……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“切,现在连军事频道都这么不学好了,进那么多广告,是有多缺钱?”电视机前的蔺晨也忍不了了,愤愤地扔了遥控器。


“诶?不能这么说,”梅长苏指着电视上出现的广告说,“这可是航七民品的广告,广告费我上次听说给打三折,肥水不流外人田啊。”


蔺晨定睛一看还真是,不由哭笑不得。


“豫津现...

2018-06-10

Air 番外五 中

主持人:“欢迎大家回来,下面就请言总师给我们讲一讲飞流首飞的故事。”

“长苏,你快来看,言豫津这小子又在电视上编排你了。”

大梁的另一端,金陵蔺宅中,蔺晨大喇喇地在沙发上葛优躺着,看着电视上正在播出的这一期“藏锋”,大声招呼着花房里的梅长苏。

“浇花儿呢,没空。”

梅长苏正戴着眼镜,专心致志,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花房一角的那盆兰花,记录午后的温度、湿度和土壤施过肥以后的ph值。

“来看嘛来看嘛,浇花什么时候不能浇。”蔺晨继续招呼着。

“定时定点!爸说的你一个字都没记得,豫津这小子又说我什么了?”

蔺熙和吴约兰一起出去旅游了,把一盆宝贝兰花托付给了梅长苏,饲养注意事项打印了两整页A4纸,堪比起飞检查单,要求梅长苏...

2018-05-13

【蔺苏AU】Air 番外五<上>

 番外五


“藏锋”是大梁军事频道收视率最高的一档谈话节目,名为藏锋,顾名思义,是指所藏利刃之锋。


军工研发总是处在高度保密之中,伴随着军迷和各路分析人士的漫天脑洞。然而脑洞究竟还是脑洞,真正的核心机密当然不会为人所知。而“藏锋”这档节目正是针对高度关注的武器重工,一旦过了保密期,就第一时间请来参与的当事人讲述背后的故事。虽然真正核心的机密也不可能就这样讲给观众听,节目录制完还要经过军部的严格审核,主要还是以八卦为主。但哪怕是听听八卦,群众也是很乐意的,加之每期节目请到的嘉宾分量都不轻,都属于“传说中”的人物,所以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。...


2018-04-30

【蔺苏】Air 番外四<下>

当天晚上,蔺晨就在基地医院接受了微创手术,对颈椎扩容。过程很顺利,几乎没有出血,手术后恢复得也很快,预后效果良好,连以前的症状也基本都消失了。可是即便外表毫无痕迹,内里看不出的损伤却是不可逆的。


于是放长假疗养的蔺队长突然变成了基地里最闲的人。


基于同样的理由,蔺晨也不愿意一个人孤零零地去空军疗养院,航七这边在紧锣密鼓地准备“飞流”的第六次试飞发射,梅长苏也不好这个时候抛下整个团队陪他去疗养,于是蔺晨就留在了基地。


鉴于他的伤病情况也没有躺在床上动弹不得,除了剧烈运动,其实能跑能跳,说好休假,没两天就闲得要长蘑菇了,于是蔺队长就变成了梅总师...

2018-04-09

【蔺苏AU】Air 番外四<中>

梅长苏他们进去的时候,庆林和另外几个队员都在,见梅长苏过来,都主动后撤,让出位置,转头跟聂锋详述情况去了。


梅长苏无心听他们说什么,在床边坐了,眼里只有床上的人。蔺晨带着颈托闭目仰面躺着,脸上没什么血色,显然情况也并不像之前说的短暂昏厥了一下那么轻描淡写。梅长苏少见他脸色这么难看的样子,都有点不敢碰了,小心翼翼地拉住蔺晨的手,一点点攥紧,心疼得不行。


蔺晨被一只冷汗津津的手这么个握法,不用睁眼也知道是谁,心里苦笑,勉强挑开眼皮,头动不了,只好动了动眼珠,瞧了一眼床边快要哭出来的某人:“嗳,你怎么跑这么快?”


梅长苏站起来俯身正视蔺晨,免得他...

2018-03-29

【蔺苏AU】Air 番外四(上)

大梁的第一代高超声速空天飞行器“飞流”的研发过程并不像南极星那么顺利。


首先这个东西没有先例可以借鉴,各国都止步于战略设想,又或是高度机密的研发中,谁也不能参考谁,既没有标准,也没有定规,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唯一能确定的方向是,这应当是一架不同于航天飞机的空地飞行器,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和机动性,基于地球轨道,理论上可以覆盖全球任何一个角落。在此基础上,梅长苏又加了几个具体的限定——可回收以及无人驾驶。


这样的飞行器显而易见要解决几个重大难关:发射形态、轨道控制、空天通讯、重入大气层、火控以及降落回收。发射上去并不难,但是这样的飞行器应当具有...

2018-03-26
1 / 35

© 清修纳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